当前位置:新闻 > 生活 >

广东电白:被打轻伤不立案谁之错

来源:国家市场调研中心 时间:2013-08-29 15:34:42字号:
[提要]   莫名其妙多了50万虾料款,无辜受到不明人员的殴打,被鉴定轻伤后去派出所报案却被告知无法立案,手臂伤势至今没有康复。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让邵良燕的正常生活布满了阴影!  工作期间无辜被打  2013年3月11日,邵良燕正在供电所营业厅上班,一名陌生男子到来叫邵良燕出外说句话,邵良燕以为该男子有业务需办理,便走出供电所营业厅门外。他刚踏出营业厅大门,便被六、七个不明人员绑上一辆遮挡住车牌的面包车内。 邵良燕被请上车后,让他写下50万欠条,他当时拒绝便被几人拳打脚踢。  当面包车开动不久,一辆警车便出现拦住了面包车,邵良燕以为有救了,但让他...
\

  莫名其妙多了50万虾料款,无辜受到不明人员的殴打,被鉴定轻伤后去派出所报案却被告知无法立案,手臂伤势至今没有康复。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让邵良燕的正常生活布满了阴影!

  工作期间无辜被打

  2013年3月11日,邵良燕正在供电所营业厅上班,一名陌生男子到来叫邵良燕出外说句话,邵良燕以为该男子有业务需办理,便走出供电所营业厅门外。他刚踏出营业厅大门,便被六、七个不明人员绑上一辆遮挡住车牌的面包车内。 邵良燕被“请”上车后,让他写下50万欠条,他当时拒绝便被几人拳打脚踢。

  当面包车开动不久,一辆警车便出现拦住了面包车,邵良燕以为有救了,但让他想不到的是过来的警员二话没说,将手铐扣在他手上,带回了警车。在警车内,警员对邵良燕未采取保护措施,“当时我在警车内,一个歹徒在警车外抓住我的左手往窗外掰,‘咔嚓’一声,左手便被折断了,我痛得大声叫救命时,派出所警员也无动于衷,更未对歹徒采取任何制止或警戒措施,就任他们在那里打我。”

  据邵良燕说,那些不明人员是一个名叫林志斌的人雇佣来的,因为他与林志斌几年前有点债业务来往,林志斌无凭无证,以欠虾料款不还为名来“讨债”。

  警察成讨债“专家”

  邵良燕说他被带回到那霍派出所时,自己的手机、钢笔、工作牌等全部被没收,手铐却依然没有解开。派出所所长蔡X鹏过来后对遮住车牌的车辆及行凶的不明人员置之不管、不闻不问,“他(蔡X鹏)对我却什么也不问,上来就对我破口大骂,说我‘禽兽不如,欠人家钱不还’等等带有一些讽刺和侮辱语言的话。”据邵良燕说,他在派出所被人用侮辱的语言攻击长达四小时。

  “如果要办案,派出所应该按照法定程序,为什么自己像个犯人一样被手铐铐住,而且还要在派出所内忍受‘语言攻击’?为什么绑架自己的人却逍遥在外?听蔡X鹏的话,好像知道我与什么人有债务纠纷?”种种疑问,据邵良燕说,派出所的警察变成讨债的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是一伙的。

\

  轻伤!派出所不给立案

  为了维权,邵良燕经过多次上访,电白县那霍派出所同意出证明给邵良燕验伤。事后邵良燕才得知,蔡X鹏认为他这个要求过分,并向他的领导打电话称:“邵良燕竟敢要求验伤…哈!…”。经过检验,电白县公安局法医处给出一个“轻微伤”的结论。手被折断,竟然是轻微伤?邵良燕不服,便依法申请重新鉴定,但那霍派出所所长不将材料上送,邵良燕到电白县公安局法制股询问,法制股长严X志称:“派出所有权决定是否重新鉴定,派出所要上报材料,才能进行重新鉴定。”

  邵良燕保险代理人吴X娓当时与那霍派出所交涉时,录了音,迫于压力,蔡X鹏最终送材料到市公安局法医处重新鉴定。经重新鉴定,邵良燕伤情为轻伤。但“轻伤”结果出来后,邵良燕依法要求立案,“他(蔡X鹏)说那一方也要求重新鉴定,不予立案。”

  派出所充当“讨债专家”,难免不会有公器私用之嫌。不理群众的合理诉求,肆意拖延,究竟是渎职还是充当保护伞的角色?对此,那霍派出所所长蔡X鹏以系统有规定为由拒绝采访,对此事并没有做出解释。事实如何,我们不得而知。

  对于事态的发展我们将继续关注。

国家市场调研中心yuezhenyi编辑

媒体权威机构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