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 > 数据分析新闻 >

2016年中国核电市场格局分析

来源:国家市场调研中心 时间:2016-12-19 13:13:22字号:
[提要] 随着核电站的增加,核电设备市场正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如何巩固和扩大市场份额,正成为摆在相关企业面前的现实问题。作为特殊领域,核电设备的客户是核电行业,对技术、安全和质量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而从事核电设备制造的企业,必须拥有特殊的专业核工程认证资质。近年来,常规电力企业和电力建设企业占据了该市场一定的份额,未来比例有继续扩大的趋势。
核电市场竞争结构

    2015年5月29日,经国务院批准,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下称“中电投”)与国家核电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国家核电”)重组成立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下称“国电投”)。2015年6月,国家核电和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联合重组组建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简称国家电投)。重组后,国家核电作为国家电投控股的产业集团公司,继续承担我国三代核电技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战略任务,专业从事核电及相关领域的投资运营、技术研发、工程服务以及电源、电网、新能源工程技术服务等业务。目前中国核工业集团和中国广核集团(下称“中广核”)以及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称“国家核电”)是我国核电行业三大巨头。

    我国核电市场竞争格局

\

    核电三巨头的技术博弈

    我国是核电大国,但是也很不好意思地说,并非核电强国。为了达到迅速发展的目的,中国核电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采取的是“拿来主义”。虽然国家一直在强调核电自主,设备国产化率也在提高,但是国内制造并不等于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中国核电‘走出去’首先碰到的就是一个技术适用性的问题,即目标国家是否接受我们提供的技术。

    据悉,中国核电“出海”定位的技术路线是三代核技术。但国内三大核电巨头的中核、中广核、国核技都各自推销自己拥有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分别为中核的ACP1000、中广核的ACPR1000+和国核技的CAP1400。不仅带来技术标准的不一致,也导致三家在项目竞标时往往互相拆台。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13年国家能源局出面。2013年4月25日,由国家能源局牵头专门召开协调会,商议将中核和中广核的三代核电技术进行合并,以促进我国三代自主核电技术的标准化生产。

    2014年11月4日,中核官网发布《国家能源局给予批复:“华龙一号”落地福清5、6号》,标志了我国核电技术混战的终结。这一技术的落地有利于促进国内各自为政的核电技术逐渐走向统一。

    据悉,“华龙一号”核电技术是国内两大核电巨头中核集团ACP1000和中广核ACPR1000+两种技术的融合,被称为“我国自主研发的三代核电技术路线”。

    “华龙一号”是两种技术的融合,但现阶段并非所有的技术细节都已经达到一致,这需要一个过程。有了“华龙一号”,中国核电走出去将从“借船出海”走向“造船出海”。

    “华龙一号”技术落地,正式标志具有完整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国产核电技术获得全面认可落地,加速国内核电重启并且提升海外市场突破的预期。

    核电上网电价机制完善

    为促进核电健康发展,合理引导核电投资,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通知,部署完善核电上网电价机制。

    通知规定,将现行核电上网电价由个别定价改为对新建核电机组实行标杆上网电价政策,并核定全国核电标杆电价为每千瓦时0.43元。

    通知强调,核电标杆电价保持相对稳定,今后将根据核电技术进步、成本变化、电力市场供需状况等对核电标杆电价定期评估并适时调整。

    实行核电标杆电价,是政府价格主管部门转变职能进一步发挥市场在价格形成中基础性作用的重要举措,有利于利用价格信号引导核电投资,有助于激励企业约束成本,促进核电健康发展。

    标杆电价政策形成的倒逼机制,将从投资方、从业主源头通过设计单位、工程管理单位传达下去,逐步实现市场化过程

    随着核电标杆电价的实施,核电企业正式进入成本控制时代,中国核电发展面临的商业竞争还不充分,因此完全市场化的过程会比较漫长且困难,但标杆电价政策的实施将形成倒逼机制,从投资方向设计单位、工程管理单位传达下去,逐步实现这个过程。这个过程中,产业链各环节之间会产生新的矛盾,产业格局会发生变化。

    核电企业应以成熟行业的心态参与正常商业竞争,具体而言,可以通过慎重进行前期决策、加强中间管理以及改善管理模式加以应对。同时,目前核定的成本都是针对核电寿命周期中最困难时期制定的,当折旧还贷逐渐结束后,成本就可以大幅度降低,核电的盈利空间仍会很大。

    中国已将核电站建设作为经济领域的一项重要政策。据报道,按照“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我国运行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但何时开建内陆核电站,仍未有准确的时间表。“十三五”期间核电建设将主要开发东部沿海,中部会适当“开发一两个”。

    随着内陆经济发展的加快,未来电力供需缺口增大,未来能源消费总量及人均能耗在数量上将有显著提升。中国在核电布局上适当发展内陆核电。通过这几年不断地努力,中国已经具备了重启核电站的条件。

    尽管内陆核电开启尚无时间表,但核电领域的投资潜力巨大。公开的说法是,按照2万元/千瓦来计算,如2020年核电装机容量新增6000万千瓦,直接投资将达12000亿元。

    或基于此,目前多地正积极筹划并抢占核电站的选址,如华能在江西和黑龙江、中电投和华电在河南完成了选址工作,省份则涉及江西、湖南、安徽、山西等。与此同时,核电开工的的消息也日益增多。国务院2014年出台的《关于近期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政策举措的意见》中明确了139个重大项目,包括辽宁红沿河核电二期项目和辽宁徐大堡核电项目。尽管核能行业协会与中国工程院的调研均支持上马内陆核电,但“十三五”期间并不会大规模上马内陆核电项目。

    随着核电站的增加,核电设备市场正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如何巩固和扩大市场份额,正成为摆在相关企业面前的现实问题。作为特殊领域,核电设备的客户是核电行业,对技术、安全和质量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而从事核电设备制造的企业,必须拥有特殊的专业核工程认证资质。近年来,常规电力企业和电力建设企业占据了该市场一定的份额,未来比例有继续扩大的趋势。

国家市场调研中心编辑

媒体权威机构引用